直播带货已形成完整的灰色产业链 何时才能规范?

时间:2021-01-06 23:56:23 来源: 快科技


几乎每个女孩的淘宝“店铺订阅”里,一定有那么几家网红店。

尤其是当直播带货成为风潮后,网红的连锁效应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雷锋网编辑的一个女性朋友曾经有一段时间非常痴迷于直播带货的形式,几乎每天都会按时打开网红主播的直播间剁手。

她也借此调侃道:“只要李佳琪一张口,姐姐妹妹钱包刷爆”。

听起来简直太疯狂了。

不过,在这个人人皆可带货的时代,直播带货终究还是出了问题。

前不久,知名网红辛巴被曝出卖假货,还上演了一场“窦娥冤”的戏码,但还是被打脸了。

最终,辛巴直播带货假燕窝事件,以市场监管部门对辛巴方罚款 90 万元,对燕窝销售方融昱公司罚款 200 万元,快手封停了辛巴个人账号 60 天、对涉事主播“时大漂亮”在内的辛巴系主播不同程度的封停处罚而完结。

但直播带货的假货问题却远远没有完结。

在那些隐秘的角落,刷单、刷量、账号买卖等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业务,甚至假货也开始大行其道。

上游提供技术支持,中游吃回扣,下游坐收流量红利

刷单,已然成为电商领域心知肚明的潜规则,成为了一种常态。

在激烈的竞争中,无数直播间和店家,也纷纷走上了直播刷量、弄虚作假的道路。

尽管国家已经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来规范这一情况,但黑灰产依旧在悄悄“发财”。

据新京报的最新调查,在直播带货行业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

上游是云控系统开发商,即可以让一个人控制数百台手机在直播间刷数据,此类软件是目前直播刷量中最常用的工具。

据介绍,云控系统为直播引流,最多可以控制 2 万台手机,不需要人工操作,云端发布指令后,2000 条自定义发言自动发出,句句不重样。如果不出意外,这套系统能昼夜不歇地对支架上的所有手机,同时执行“关注主播”、“发言带节奏”、“点赞送灯牌”等命令。

此前,据棱镜深网报道,双十一当天,脱口秀演员李雪琴和杨笠被邀请参加了一场直播活动,当天在线人数是 311 万。但实际上当天结束时 311 万的观众中,只有不到 11 万真实存在,其他观众人数都是花钱刷量,而评论区与李雪琴亲切互动的“粉丝”的评论,绝大部分也是机器刷出来的。

除了机器刷粉之外,人工刷量也是一种重要的方式。

刷单手大多是兼职人员,他们通过刷单拿到佣金和返点,部分刷单平台甚至需要用户自己垫付资金刷单。

在百度搜索“直播涨粉”“直播人气”“直播运营”等关键词,就会出现大量指向第三方直播刷量公司的广告。

以淘宝(天猫)为例,其提供的业务类型包括“普通机刷人气、高级机刷人气、机刷达人粉、直播间进店关注主播、直播间进店点商品加购物车、真人进店 UV、直播间进店加购+关注主播、真人进直播间互动、真人进直播间发言、图文前端阅读、图文后台PV、图文后台UV、图文后台进店、视频前端”等等,几乎涵盖了直播产品的每一项数据维度。

一般来说,机器刷量的价格比较低,客户花 10 块钱就可以买到一万的机刷人气。而人工刷量的价格比较高,客户如果选用了真人进直播间互动服务,每小时需要支付每个人 15 元。

与此同时,也催生了一批职业养人工号的“中介”。这些“中介”一边对接主播,一边去发展自己的下线人工刷量。在多个“涨粉”群里,有中介频繁发出寻找刷量兼职的广告,这些广告称报酬每天从几十到几百块不等。

中游则是刷单代理商。

他们的主要工作内容是购买软件后,通过为客户刷量收回成本,赚取利润。

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中间商赚差价。

而处在下游的则是这些网红主播们,主播在其中担任了好物推荐官的角色。

但买量、刷单只是直播电商最显而易见的衍生产业,而隐藏在各项业务背后的是不断延伸的灰色产业链。

首先是账号买卖。

那些通过直播带货赚快钱的 MCN 机构,通过购买账号培养自己的核心 IP;而那些拥有一定粉丝基础的直播账号,能更快速地涨粉,真实度也更高。

账号买卖之外,养号和批量孵化网红也是一种方式。

正是由于这些鱼龙混杂的环境,假货也大行其道,这才出现了一系列的直播翻车现场。

其次是引流服务。

据中国企业家此前调查,抖音、快手等官方平台推出了粉丝头条等官方营销工具,很多主播和 MCN 机构 都会通过投放引流广告来推广自己的直播间,而基于这一业务,一项名为“ Feed 流投手”的服务也因此兴起。

“Feed流投手”吸引 MCN 机构投放的宣传点是,“数据不仅要好看,最好还省钱,我的投放会比你自己投产生更高的价值。”

这些商家大都鼓吹自己跟直播平台签了大额的年框协议,会有一定的优惠和返点,而这一群体的生意逻辑是,如果你投入1000 元能实现 2000 元的商业产出的话,通过他们则能实现10000 元的产出,他们的投放更科学,效率更高。

另外,直播电商的单场 GMV 带货越来越高,各家的战报业绩不断攀升,但如果没有真实的用户购买,仅凭刷单往往需要巨额的资金,因此,基于服务刷单平台的一部分提供金融服务的垫资平台又开始兴起。

垫资平台通过金融服务的方式借款给刷单平台和团队,刷单平台赚部门 MCN 机构的刷单服务费,部分 MCN 机构再通过赚取商家的坑位费和销售佣金。

除此之外,直播带货大火之后,就会出现各种电商导师,他们通过开设培训班收割一部分渴望入行的商家,一条漫长的产业链因此形成。

直播带货何时才能规范?

需求决定供给。直播刷量黑产的“繁荣”景象,以及黑产链上存在的种种骗局,本质还是由直播带货行业的造假需求造成的。

明星、主播、MCN 机构直播刷量的动机不言自明。明星通过刷量来避免人气冷清的尴尬,而主播和 MCN机构则希望用更漂亮的数据,向商家收取更高的坑位费。

而很长一段时间,部分平台对刷量行为似乎也是一种默许态度。

尽管今年 6 月底已经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严令禁止这一乱象,但种种现象表明,黑灰产一直都存在。

显然,这将是一个长期对抗的过程,单单依靠一方面的力量,难以取得根本性改观的成效,需要聚合包括政府、运营商、平台企业等多方面的资源和力量,形成合力,才能最终根治这块“心病 ”。

关键词:直播带货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0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5 53 13 8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05723号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